只是朝着马背的方向伸过去了一只张开的手掌

“你先给我睡会!这可是你自找的!”
 
    将手中的木棒朝着地上随手一扔,顾铮就朝着地上晕厥过去的青鞑子嫌弃的吐了一口唾沫,转而就不再去注意这个已经丧失了战斗力的敌人,而是有些欣喜的拍了拍已经蹭到了他身边的马儿的脖子,给对方一个赞赏的抚摸:“好孩子,真听话!等过了这个乱糟糟的日子,我给你吃胡萝卜!”
 
    而后顾铮就朝着身后早已经惊的说不出话来的一大一小挥挥手,提醒道:“想什么呢?赶紧过来啊?这先头部队刚刚冲过来,后边坠着的大部队想要赶到这个地方,还没那么快呢!”
 
    “不趁着这个时候逃跑,你还在等着你相公大杀四方呢啊?还不赶紧带着娃过来!?”
 
    被顾铮这么一张罗,立刻就清醒过来的张凤仪,顺手就将手中的娃,颠了个舒服的姿势,底下的大脚板,如同生了风一般的,就朝着顾铮这边冲了过来。
 
    “他爹!从今往后我再也不叫你顾小鼠了,也不叫你顾大窝囊了!你在危机时刻还是个能顶起事儿的爷们!纯的!”
 
    嘿!这人到底有多少这样窝囊的外号啊!他以前的生活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
 
 156 汇合(小太子盟主加更完)
 
    这边的顾铮正牵着手中的马,打算等这陌生的娘俩走过来的时候,操纵着马身往下低一低,能够让他们顺利的上马呢,没成想,待张凤仪跑到之后,往他的身前一杵,就把顾狗蛋给塞到了他的怀中,然后是扭头就跑!
 
    “哎,那个谁!?”
 
    难道他猜错了,这个女人不是原主的婆娘?
 
    事态紧急还没来及接受原主记忆的顾铮就有点方。
 
    可是等到他和自己胳肢窝中的与他一个模板刻出来的顾狗蛋,一起呆愣的望向张凤仪的方向的时候,他才知道自己是多想了。
 
    只见这个粗狂的婆娘,抄起地上一根从正中央折断的杯口粗的烧火棍,在空中一边轮着上边的浮土,一边又朝这边奔跑了过来。
 
    边跑着还不忘记朝着顾铮这爷俩吼着:“傻了啊?赶紧跑啊!我就是去捡个武器。这个棍子是俺用惯了的,这折的不算严重,逃难的时候还能接着使啊!”
 
    “哦哦哦!”瞬间反应过来的顾铮,先把顾狗娃给扶上了马背,然后再打算扶张凤仪一把的时候,却被对方嫌弃的打了一下手背:“不用你,把儿子看好就行。”
 
    而等顾铮灿灿的收回被打的生疼的手背的时候,那位彪悍的媳妇,已经连拉带爬的,翻到了马背之上。
 
    这时候委托人的亲人们应该都算是顺利的归位了吧?
 
    想到这里,顾铮就心无杂念的将马缰一牵,打算也跟着翻身上马的时候,就觉得自己的脚腕处,传来了一股大力的拉拽。
 
    这个突如其来的拉拽,差一点让他溜下马来,使他这个曾经的骑术好手,在媳妇和儿子面前闹了个很没面子。
 
    “顾大老实,小心啊!”
 
    张凤仪的提醒让顾铮下意识的低下了头,入眼而至的则是一只骨骼粗大,一看就是常年练武,骑术,精通之人的手。
 
    这是那个被顾铮掀翻在地,先扒光然后再掀翻的鞑子的手。
 
    在顾铮的强力击打之下,能够这么快的清醒过来,可见此人的身体素质强悍到了什么样的地步。
 
    “你!死!定!了!”
 
    就算是赤赤条条,就算是被踩到了泥地中,抓住顾铮脚腕的人,也依然表现出了大无畏的悍勇。
 
    哎呦,还敢威胁小爷?
 
    吃硬不吃软的顾铮,最烦别人跟他叫板了。
 
    此时的他一言不发,只是朝着马背的方向伸过去了一只张开的手掌,而颇有默契心领神会的张凤仪,则把她手中的那根宝贵的烧火棍给递了过来。
 
    ‘嘭!’
 
    这一棍子是照着鞑子的后脑勺,结实的砸过去的,就在击打中的那一瞬间,顾铮就觉得原本如同铁钳子一般抓着他的脚腕的手,瞬间就松了开来。
 
    这个倒霉的,出师未捷的鞑子,第三次被掀翻在了顾铮的手中。
 
    “小样!不跟你计较还来劲不是?”小声嘟囔的顾铮,此时反倒是不愿意就这么轻易的放过这个鞑子了。
 
    他用他那自带钩子的眼睛,十分眼尖的扫了一下对方的全身,然后就将手伸到了那个面朝地一动不动的鞑子耳边,‘嗖嗖’两下,就把对方挂在左右两只耳朵上的黄灿灿的大金圆环子给拽了下来,连同烧火棍一起递到了的少女,那么此时的顾铮,早已经成为了她的盖世英雄,倾心相许。
 
    可惜,顾铮前面载着的是张凤仪,以及在她手底下长大的顾狗蛋,这两个人的反应是如出一致的。
 
    张凤仪:“瞎吼啥啊,就不怕把后来的鞑子给招过来啊?”而一旁的顾狗蛋也在前面应和着:“爹,声音太大了!耳朵疼!”
 
    喂!你们够了啊,雄心壮志瞬间被泼灭了三分,蔫下来的顾铮,只能赧赧的问前面的张凤仪道:“咱们往哪边跑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