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铮在演戏这方面绝对是民间奥斯卡的影帝获得

“直着跑再往右拐,不停歇的就能到城门口了,我说娃他爹,你到底还是吓惨了,你连曾经闭着眼睛都能跑三个来回的济城里的路,你都不认得了?”
 
    后方的顾铮尴尬的抽了抽嘴角,这不是还没接受记忆呢吗,可是现在的他也只能憨憨浑浑的回到:“这是吓糊涂了不是,吓得!”
 
    “嗨,我还当你在危急时刻转性了呢,感情这胆子还是针鼻儿那么大。”
 
    听着前方人的吐槽,顾铮就在这般毫无家庭地位且生无可恋的状态之下,三人一马,飞奔到了城门。
 
    原想着这个混乱的城市中,大家都在忙着逃命,城门口这种高危的地段里,应该没有什么人敢在这里等待。
 
    谁成想,待到顾铮一行人跑过来的时候却发现,这里的城门口却像是菜市场一般的热闹。
 
    被冲散的人群,失去了亲人的挂单者,相约在城门聚集的亲人们,都堆在了这个本应该有驻守的士兵的城墙门外。
 
    每一个人都好像悍不畏死一般的,焦急的翘首以待,自己亲人的消息。
 
    “爹!娘!你们在哪里?”
 
    顾铮这一行人的出现,先是让城外的人堆惊慌了一阵,在发现了马上人的模样和穿着打扮之后,众人们又纷纷的恢复了平静。
 
    而冲出了青石城门的顾铮,才明白了这群老百姓们,怎么有这么大的胆子,在这里停留和聚集了。
 
    实在是出了城门之后,就是一片地势越来越高的山坡和密林,就算是青鞑子的人追了过来,只要是这群长期混迹在城内外的居民们,往密林中这么一钻,利用地势的便利,也能逃散个七七八八。
 
    这就是典型的有恃无恐啊。
 
    一马平川的马背上的鞑子,敢在这个密林之中纵马驰骋的后果只有一个,那就是不需要绊马索,也能摔个生活不能自理。
 
    因为顾铮这一家三口目标太过于明显,顾铮的爹娘,自然很容易就在茫茫人海中找寻到他们的身影。
 
    这不,中气十足的顾铮爹的声音就在人群中响起来了吗?
 
    “顾铮!顾老蔫!我的儿啊,我们在这里呢!”
 
    看样子老两口的身体还挺不错,瞬间就找到了目标的顾铮,直接翻下马来,就开始牵引着马匹,在人群中朝着两位老人的方向挪去。
 
 157 委托者的愿望(飞行黑殺盟主加更一)
 
    现在的他们可以汇合到一处,跟随着那些在城门外聚拢又分开,如同蜿蜒一队的归家的蚂蚁一般的人群,朝着更加南面的方向逃难去了。
 
    待到顾铮挤到了目的地之后,他才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这两位老人,也是这具身体的亲生父母的身体康健程度。
 
    这身子骨也太硬朗了吧。
 
    只见一个足有一米半见方的大板车上,满满当当的被码放上了各种的行李。
 
    而顾家的这两位老人,在见到了顾铮和张凤仪之后,还带着一脸的肉痛叹息到:“咋大月朝的军队就这么不顶事呢?跑的比兔子还快。”
 
    “让俺们这些老百姓们连个收拾行李的功夫都没有,家里还有那么的东西没带上呢。”
 
    随着两位老人的埋怨,顾铮下意识的就看向了这个绝对会拖他们后腿的行李车,心中默默的吐槽,这是逃难,又不是搬家。
 
    可是压根就不清楚原主是个什么样的家庭地位的顾铮,也不敢多言,他现在只想找一个相对安静又安全的环境,把这具身体的记忆赶紧接受一下,以防止穿帮过后,在这个看起来就不算发达的世界中,被人给当成恶鬼附身,然后给弄死了。
 
    想到这里的顾铮也不废话,而是在张凤仪抱着娃蹭下马来之后,就一言不发,开始有些痛苦的抱住了自己的脑袋。
 
    “咋啦,孩子他爹你这是咋了?”
 
    “我的儿啊,你是咋地了?”
 
    见到顾铮此时的情况,这一家人纷纷的围了过来,焦急而紧张的询问道。
 
    “啊……啊,头疼的厉害!”
 
    顾铮在演戏这方面绝对是民间奥斯卡的影帝获得者,他在众人担心的眼神中,就将眼睛往那个堆满行李的大板车上一扫,继续到:“咱们先去林子里躲一阵,能让我先躺躺不?头好疼……等我缓过劲来
    闹呢!
 
    这一家子老的老小的小的,那么一大车的行李,还不是要指望着这个原主来推?
 
    没等顾铮开口反驳呢,张凤仪就将手中的烧火棍往大板车的侧边架子上一搭,朝着顾铮的背后一推,催促到:“你不舒服就赶紧抱着娃去车上躺着,俺让咱爹娘先牵着马走两步。”